菲娱娱乐,兔子精救女


从前,大别山下有个小村庄,名叫严家大湾,村里有个老头严老汉,靠打猎为生。严老汉夫妻有个女儿,名叫秀秀,刚出嫁不久。
这天,严老汉磨起刀来,边磨边斜眼看看那只白兔。在老汉看来,这哪是一只兔子啊,分明是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可怜笼中那只小兔子,被刺耳的磨刀声吓得疯狂地撞着铁笼,不时发出凄凉的鸣叫,带血的泪水滚出眼角。
话说三天前,一位富商来到严老汉家看货,一眼就相中了这身亮如白缎的兔皮,出五百两纹银。老汉喜出望外,心中嘀咕,自己活大半辈子了,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呢。小白兔眼看要活不过今天了。
这时,只听“咚咚”有人敲门。
“俺爹呀,您快救救俺吧!”大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位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
严老汉吃了一惊:“乖女儿你咋弄成这个样子啊!”
老汉心疼地走上前去,见女儿右眼乌青,左腿还一瘸一拐,显然是被人打的。
“傻闺女,谁欺负你了?”
“谁?你快说啊!”老太婆也走上前哭着问道。
“还有谁?不就是你那臭女婿。他喝醉了,我劝他两句,他就对我拳打脚踢。不是我硬逃了出来,他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爹娘啊,快给女儿出出这口恶气吧!”
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是他们的心头肉啊,不,应该说是他们的命根子!一听这话,严老汉的肺都要气炸了:“走,乖女儿,咱找他个龟孙算账去!”说着拉住女儿就走。刚出院门,他又折身回来了,还不忘交代老婆一句:“你千万看好家,别让那兔儿撞坏了笼子跑了,出了事我可不饶你!”
“走吧,快走吧。我就坐在这儿看着,看它咋跑!”老太婆不耐烦地回答。
没多大会儿,也就是一炷香的工夫,严老汉就气呼呼地回来了。老太婆一看吓愣了:老头子的腿也瘸了,一只眼也是又红又肿的。没等老婆问话,严老头先咆哮起来:“这臭女婿不识抬举,我还没说上两句哩,他抓起我就打,还把咱闺女关进一间屋子,说是非要吃了咱闺女的肉不可。去,快去,我先找人救咱闺女,你再找几个年轻人带着家伙把咱的嫁妆拉回来。不跟他个龟儿子过了!”
“就是,不过了!”老太婆也受不了这口气,把门一甩,找人去了。
这老两口刚走,一大一小两只白兔悄悄溜进了严老汉的小院。它们短暂地与笼中的兔儿交流一下眼色,马上开始行动了,对着笼子又是抓又是挠又是用牙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两只白兔又是累又是急,不一会儿就汗水如注。那只老白兔被硌掉了两颗牙齿,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那年幼的白兔把年老的白兔拉下来,继续撕咬那笼子上的铁丝。过了一阵子,铁丝终于被咬断了。
三只白兔低声呜咽着,紧紧地拥成一团,接着又马上分开,开始逃命。
“娘的,那个该杀的老兔子精,咱可是被它骗苦了。它这招使的是调虎离山计呀!”门外老两口骂着从女儿家回来了。
原来,严老汉气愤愤地到女儿家一看,小两口正亲亲热热地说话哩。女儿好端端地一个人儿,不但腿没事,眼还是那样水灵灵的呢。正兔疑时,老太婆领着几个年轻人吆喝着来拉什么嫁妆。弄得小两口莫名其妙。
老太婆一看也奇怪了,刚刚还看到老头子被女婿打得鼻青脸肿腿还瘸呢,这一转眼咋又好端端的呢?
“上当了,上老兔子的当了!它是先变成咱闺女把我骗走,接着又变成我骗走了你啊!”老两口好言好语遣散众人,马上往家赶。没料想正赶上三只兔子从门里出来。
“坏了,千万不能让小白兔跑了啊,不光是五百两银子要打水漂,咱还使了人家百两定金哩,罚不起啊!”严老汉气得直跺脚。可他两手空空,只有撒腿去追。两只脚的人赶四只脚的兔子不是件容易的事。眨眼之间一老一小两只兔儿跑进深山里了。喜的是来帮忙的那只年轻兔子也许被吓得迷失了方向,竟向村里跑去。更可喜的是它跑起来肚子一颠一颠的,显然怕惊坏了肚中的胎儿,不忍拼命地跑。严老汉心中叫好:丢了个小白兔,却抓个更大更漂亮的,说不定再下个崽儿又不知值多少银子呢!严老汉心中想着,脚下更来了力气,使出猎人的拿手本领,直追下去。
那怀了崽的白兔悲鸣着眼看就要成为老汉的囊中之物,它情急生智,从一户人家的大门下钻进院里去了。
“好啊,看你个龟儿子还往哪儿跑!”老汉长舒一口气。
“秋生,快开门,快开门!”严老汉喘着粗气擂门叫道。
“大叔,您有急事?”见老汉汗流浃背的样子,年轻人忙问道。
“还记得我捕获的那只白兔吗?”
“咋了?”
“跑了!”老汉跳进院里,边掩上门边说,“让那狡猾的老兔子救走了!”
秋生当然知道捕白兔的事了。那天,秋生上山打柴,走到半山腰见严老汉背着猎枪肩挑一老一小两只白兔高高兴兴地下山来。秋生看得仔细便与老汉打起招呼:“大叔,你看这只老兔子流泪了,哭得多痛啊!”老兔被打瞎了一只眼,后腿也断了一只,见了秋生,它拼命地抬起头,呜呜地叫着,似在哀求秋生想法救它一命。
秋生一如看到垂死老兔的挣扎,动了恻隐之心。
“大叔,这兔子伤得不轻,皮毛都烂了,不值什么钱了,这小兔子呢又这么小。您老就行个善,送给我吧。我给您砍两个月的柴烧还不行吗?”